咨询电话/微信

185-234-54120 (我是120)

我是怎样从随时都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变成现在好想工作的人

时间:2020-01-01

求助者:小羽,女性 30岁

患重度抑郁症,中度焦虑症,伴有幻视幻听

实施过两次自杀行为,三次住院治疗,做过8次电休克疗法,身体和精神极差,思维行动反应迟缓

5岁时父母离异判由父亲抚养,后父长年外出打工,小羽从小跟着奶奶和婶婶一起生活,没有感受过正常家庭的温馨关爱,没有父母的陪伴,总感觉自己是可有可无多余的人。

小时候被父亲打过二次后,对父亲也充满了仇恨。

小羽其实非常爱美,外在条件也很不错,内心里一直希望得到别人的关爱和认可。

大学毕业后独自到主城工作生活,由于性格内向,和同事相处的也不是很和谐,基本没有朋友,总觉得自己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在哪里都是多余的,做什么都没有人认同,独来独往,自我否定,极度自卑!觉得没有人会需要她,活着也没有意思,经常出现有一个人叫她去结束自己的生命………,

渐渐的越来越把自己封闭起来,辞掉了工作,一个人呆在出租屋里,与世界隔绝开,无数次想过怎样自杀,爱美的她又担心会死的很难看,并认真的分析了各种死亡方式,觉得跳楼会把身体残破,血肉模糊;跳江淹死,身体会变形像浸水发泡了的馒头一样泛白、恶心难看;割腕也会留疤痕.....,最后小羽选择了饿死自己,觉得身体不会有损伤,身材是瘦的,外表是美的,这种方法最适合她。所以她开始实施绝食行为,关闭一切通讯联络方式,一天二天独自在出租屋不进任何食物等待死亡的到来。

小羽的父母及亲友们都联系不上她,出于担心赶到重庆来找她,到达出租屋的时候,小羽已经不省人事了,送去医院抢救后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和中度焦虑症。

因她的病程已达三年多,此时由于赖药比较强,药物治疗已不理想后,医院建议电休克疗法,小羽连续坐了8次电休克疗法,大脑记忆绝大部分丢失,记忆困难,精神思维反应极度迟缓,身体行动像八九十岁的老年人。父母心力交瘁,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自我安慰,孩子身体差也总比人不在了要好吧!     

这时候,经住院病友介绍了解到方昌公社心理咨询公司的危机干预技术对小羽这样的症状可能会有帮助,所以母亲带着小羽前来咨询。

方昌公社的专家周永胜老师运用了他独创的心身家干预技术为小羽进行了连续四天的康复干预,每天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

1、心理疏导

重新认识自己,建立强有力的自信心,修复与父母的亲子关系,改变不合理的认知思想,提升人际关系能力等,并处理掉她的心理创伤。

2、身体训练

运用中国传统气功,加强躯体功能恢复及减轻病症来时的痛苦难受感

3、家庭配合

让陪同的母亲学习怎样去理解此时孩子的思想行为及病理问题,重建母女情感关系。

小羽目前状况:经过心身家三个维度的干预,使她获得了好好生活的能力及信心,在医院继续住院治疗半个月后,出院回家静养。

由于电休克疗法的恢复期在一到二年,现她的思维及身体协调性还没完全得到恢复,但心理的主要问题已得到了很好的解决,现在她非常希望自己身体的协调性能尽快恢复,好马上回归社会,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也相信自己会比以前更懂事懂生活了。

我们中华文化的优秀就在于不管孩子年龄有好大,只要他们有困难,我们的父母都会第一时间的来帮助他们。

为这样的父母点赞,为我们的优秀文化点赞。


如需更深了解,可直接电话咨询。

初次咨询者可凭医院诊断结果证明,如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等达中重度,提前预约,均可前往咨询室免费咨询一小时。


分享到:

< 上一篇爱美怎么就让我患了厌....

从小就认为我应该是一....> 下一篇

重庆市南岸区铜元局(南滨路)天邻水岸A区3号楼24-8

咨询电话:185-234-54120 . 1300-235-1108

渝ICP备20004996号